探路者联合创始人王静说她登顶珠峰后,有一种心酸的感觉,这是为什么呢?

1
80

王静,探路者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,但她的生活绝对不至做企业,她还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理事,一位女性登山探险家。2011年8月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以《巅峰之吻:女登山家和她的5座8000米级雪峰》为题,对她的登山故事进行了专题报道。2014年5月23日,王静从南坡登上了珠峰,这是她第三次登顶珠峰,在中国乃至世界女性中也是少有的。

前不久,王静做客电视栏目《总裁读书时间》,期间谈到了自己登顶珠峰后的感觉,只用了这样两个字:心酸。而这平常的两个字让我想到了一位朋友讲给我的故事。

今年的春节晚会上有头驴,勾起了朋友对儿时的美好记忆。朋友就是故事里的主人公——一个很多年以前的男孩儿,和驴有感情的男娃,一个曾经从驴身上获得过力量的男人。

当年那个小男孩儿的记忆里仍旧完好地保留着这样的一幅场景——那条毛驴儿还站在老家的那座旱塬上,双目茫然地望着远方。驴儿很瘦,毛色没有一丁点光亮可言,一坨坨地卷曲着,仿佛打麦场上积赞多年的蘖草。太阳已经西斜,天空的四周靄雾沉沉。驴儿足下的旱塬和驴儿眼前的平川都是一派厚土苍黄的样子。
当年的那个小男孩来了,牵着驴儿往家里走。驴儿的圆蹄在崎岖却又明亮的黄土道儿上“噔噔”地响,分明的肋骨随着运动在皮下如同涟漪荡漾来去。小男孩儿低着头,默默地向前,暴露于鞋外的两个脚趾,迎着阳光一闪一闪的……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,自己牵着的这条驴儿正是清贫岁月里的一块钢铁,只是有些麻木地抬头望了在西天受伤的太阳一眼。
前方,村庄沉浸在靄雾和炊烟中,枯树的枝丫是褐色的,被晚风吹得淡淡远远。鸡鸣狗叫隐约可闻,低低矮矮的泥巴土屋寂静的苍凉……那个时候,小男孩儿同样不知这样的村庄有种于别处难以找寻的悲壮之气……
后来,小男孩儿上了中学。中学在旱塬下的平川里,男孩儿每星期都要徒步几十公里的山路,回家一趟。然后,用半截树干挑起两个网兜里的咸菜和馍馍,一晃一晃、一闪一闪地再去学校——走出这贫瘠的旱塬和贫穷的村庄已成了他梦寐以求的愿望。有一回,男孩儿的母亲来校看男孩儿,母亲见男孩儿下课归来,从床铺下抽出一把麦草,在宿舍地下点燃,急急忙忙地烤了烤手脚,接着把饭碗揣在怀里朝食堂飞奔而去……母亲知道,那是男孩儿怕去晚了没饭吃,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。地上的麦草火已基本上熄了,但仍冒着一股子蓝烟,宿舍像是冰窖--那是个寒冷无比的冬天。
母亲一直没说话,默默地望着男孩儿呼呼啦啦地吃满满一碗类以于糨糊一样的面条儿。末了,母亲说:“受这大的罪,要不、要不咱回,不念这书了!”
男孩儿有些吃惊,他并没有感觉到母亲眼中流淌的浓浓爱意。

母亲叹了口气,放下为男孩儿送来的干粮走了。

男孩儿望着母亲的背影,觉得母亲那时的骨头仿佛都变软了。
那一年大旱,田里的庄稼颗粒无收,母亲送来的馍馍黑黑的,在黑面里兑了洋芋面。
男孩儿楞楞地站着,呆呆地望着,他早就看不见母亲了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他的脑子里猛地跳出了初春之时父亲耕种的情形——在耧铧抛起的一股黄尘中,父亲大声地吆喝着,头发、眉毛、鼻子、眼睛都成了土的;那驴儿四蹄亢奋,肋骨来回晃动得更凶了,如同大海扬波……这使男孩一下子觉得身上有劲儿了……
再后来,男孩儿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大学。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天,整个村子的人都给男孩儿凑路费。一枚枚的硬币落在男孩儿家的土炕上,脆脆地响,连二元以上的纸币都少得可怜。男孩儿忽然就想起了,每年春播时的情形——他在耧铧插进土地的那一刻听到了土地的呻吟——他在痛苦的感觉中体验到了什么是精神的力量!而那硬币落地的声音,如同驴走过大地的声音,“噔噔”地响。
父亲把家里那条毛驴儿买了。毛驴儿眼中流着清洌洌的泪水,男孩儿呆呆傻傻一望着毛驴儿被驴贩子牵走了。男孩儿知道毛驴儿将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——他是看见过驴贩子杀驴的——驴儿的四蹄被捆了起来,眼睁睁地望着一把坚硬、明亮、细长的刀子插入自己的体内;驴儿的血喷了出来,就猛烈的雨在一种“呲呲”的声响里,把驴贩子浑身上下都打得湿湿的、红红的。
那条可爱的毛驴儿啊!
男孩儿想起小时候心情不快时,常抱起驴儿的头把忧伤的话儿全说给驴儿听——那个时候,驴儿眼中也总有清清的泪在流……不由地,男孩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上——在心痛的感觉中,他摸到了自己的骨,清清楚楚,分分明明的——他对自己说:“这就是清贫岁月里的钢铁啊!”
现在,朋友家乡的那座旱塬已经退耕还林了,朋友他们的村子也搬到了塬下的平川里了。我们也不能再叫朋友为男孩儿了。每次回家,父母都乐乐哈哈的,一家人很幸福。父亲在房前屋后种了好多的树,母亲也地自家的院子里开辟出了个菜园子,日子过得悠闲而宁静。父亲母亲都不愿提起过去的事了,仿佛他们都已忘了,但朋友还记着,永远记着。他说,如今的他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了,但当他想起驴儿的蹄音“噔噔”的声响时,他总忍不住会心酸。
人生啊,难道不是向上攀登的一头驴吗?朋友的故事虽然有些伤感,但它和王静登顶珠峰的感觉是一样的。人生可以有千万个版本,但道理只有一个。

王静说当初创业的时候,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成功,就像攀登珠峰时,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成功登顶。为此,她说人生要有一个目标,有了目标就会有方向,而有了方向也准会靠近那个目标。等到达了目标,再看看来时的路,也就有了心酸的感觉,那是一种到达目标后的孤独,也有为自己在朝着目标迈进过程的感动。她还说,人生不能没有目标,目标就是上线,永远没有终点。
结合朋友的故事我忽然想到,人生需要上线,也不能没有下线,而我所谓的下线其实即是付出过程的积累,积累把人一点一点地推至一定的高度,那不一定是人的目标或者上线,但那一定是作为人的经验的积累,即素质与修养的综合体现。
人不一定要到达自己设定的目标,但不可以不让“经验”把自己推向一个高度,那就是人的高度、素质与修养的高度,不是人灵魂的高度而是人实际的高度。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着这一高度,那不是因为我们有知,而是我们本性中向好、向善的意识。所以,成功的时候我们总是“心酸”的,不为别的,至少我们感动了自己。

+1
+1
打赏将赠送自己20积分给本文作者,鼓励优秀文章

文章评价(1)

avatar Hi,请您先 登录

  • 行者走
    行者走 LV3

    细中滋味,只能自己明白。

    17 days ago

更多

本文作者

小布驴

小布驴

Lv.1

0

获得点赞

0

获得积分

×下载app想要免费装备,就下载装备酷 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