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着队员去爬山,下山时儿子累了,一把扛在了肩上,站在后面的我偷偷的拍下了这一幕,这时候让我忽悠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听的一首歌《父亲》,那是我小时侯,常坐在父亲肩头,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,父亲是那拉车的牛......

2 years ago发表

一只烤鸭:

2 years ago

行者走: 背影

2 years ago